接约稿接联文,介绍在置顶!私信问答都会回!
很好说话欢迎扩列!
承蒙厚爱!!!

【SVT】文俊辉消失24小时

Summary:他承认,从发现自己消失开始确实非常无措和不安,像是喉咙里咽不下又吐不出的东西,但是全圆佑喊他的那一刻,所有阻碍都被打破舒畅了


★全员小动物+餐厅系列,设定见合集首篇 

前篇走这里 ,全员剧情向,勿升正主


————


“哥,你们有看见俊吗?”


公寓餐厅里三个哥正在吃唯一做饭能吃的洪知秀烤的黄油吐司,听见全圆佑一下楼先抛出这么个问题表达了疑惑:“他不是应该和你在一个房间睡觉吗,今天除了我们和DK你是第一个起来的”


全圆佑反过来一下被问住了,走过来拉开椅子却也没有坐下:“嗯...昨晚没睡一起”


“DK刚刚去晨练前和我说胜宽昨晚听到你们两吵架了,这么看来是真的?”尹净汉忽略掉旁边自家爱人震惊的眼神严肃的接着问,“没有动手吧?”


“没有,是俊自己关门出去的,说是那就冷静一下他去睡客房...可能是因为我感冒有点严重但暖风机在我们卧室”


“你们俩什么时候吵的架我怎么不知...”

崔胜澈放下吐司正要开始问话,虽然弟弟们各有性格都不是第一次吵架但每次自己还是要了解一下情况,但这次他先一步被按了下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那你去客房找了吗?”


“敲门没有人应,推门进去也没有人,猫也没有”全圆佑深吸了一口气摇头,“床底下和衣柜里有可能躲猫的地方我都翻过了”


“电话呢”

“俊昨晚去客房前没拿手机”


“那确实是生气了,就凭啾啾离不开手机的程度,当时居然气的都没顾上拿”洪知秀看全圆佑满是担心的样子想着这多半是冷静下来和解了,没多说的咬了口吐司,尹净汉顺着就手一指:


“那你正好把大家叫下来吃早餐准备去餐厅了,顺便问问看俊尼有没有在哪个房间借宿,昨晚降温可能是太冷了”

“......好”



快乐修狗今天是八卦修狗,大金毛几个箭步冲到楼下没有第一时间去厨房而是来餐厅扒住了餐桌边缘,徐明浩走下来看到这一幕过去把他爪子掰下去:“之前说好了的,不准动物形态上餐桌”


“我也没上去嘛,而且这里是家里又不是餐厅”金毛变成了蹲在地上的珉不乐,扯了扯徐明浩的衣服又突然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对了,胜宽说全圆佑和文俊尼吵架了是真的?我是知道有点矛盾,而且他们俩有人离开房间了没想到是文俊尼出去的啊”


崔胜澈听到更是反应大了:“啊,为什么好像除了我都知道他们吵架的事了?”


“好啦好啦,哒嘟啊,吵架的事情我们之后在问,他们看样子应该已经自我和解了”尹净汉擦了下手后顺顺崔胜澈后脑勺的头发,“现在更重要的是先找到俊尼,他们俩谈开了就皆大欢喜,到时候再问问原因教育一下就是”


“所以昨晚文俊辉是没带手机出的房间是吧,我给他发消息问他他也没回来着”徐明浩说消息就断在昨天晚上七八点钟左右,之后的消息文俊辉就一概没有回了,“对了珉奎,可以煮点冰箱下层昨天包的饺子吗?刚刚看见聊天记录说的突然想吃了”


“我这就去!”

“多煮点吧,还有好多孩子们还没吃早餐呢”


人一个个下来几乎都要聚集齐了,就在崔胜澈问胜宽怎么不和他说吵架的事情的时候全圆佑和权顺荣李知勋一起下来了,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抱着布偶猫猫:“没有在大家的房间里...”


“嗯?”尹净汉抬头在餐桌看了一圈突然意识到事情好像不太对劲了,“俊尼昨晚没有去你们的房间吗?”


“没有”

“昨晚完全没有听见有敲门声”

“我睡的还挺晚的,确实没有听到过”

“没有来过”


问题突然严重了,崔胜澈还是反应更快一步的整理出情况站起来:“等等,孩子们先别吃了,我们的门有特制锁如果夜间开门会有记录,现在大门是没有特殊的出行记录,说明人还在公寓里,但是我们会哪都找不到?”


不好躲也没必要躲,尹净汉猜测应该是猫猫形态窝在哪里可能还没有睡醒,立刻分配大家分散开来喊一喊找一找



在客厅电视柜边,文俊辉站在原地目睹着所有人都在喊着他的名字找他。




全圆佑从早上醒来开始就没由来的心慌,到现在已经焦虑到极致了,呼吸逐渐急促感觉喘不上气,越是翻找手越是不受控制,权顺荣刚好在他一边看过来被他的脸色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权顺荣,你带他去楼下客厅坐着”

“不用”


“你不听我的但是权顺荣听我的就行了”李知勋这么发话了,权顺荣点点头拍拍自己胳膊表示老虎的power,把一个人拖下去肯定没有问题,结果刚把人制住对方就变成了小猫咪一个走位溜了出去


“诶!Dino!抓住全圆佑!”

“啊!什么?”


黑色的猫猫速度极快的从他身边扭身而过,半途收到指令的李灿下意识执行但因为对方动作太快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向后一转身扑但是左脚绊右脚就摔了下去,后来的权顺荣也连锁效应的被地上的小水獭绊倒,两人就这样堆在了门口


“唉,你们俩真的是”


李知勋出来了看着地上两瘫人边叹气边摇头,看向全圆佑跑掉的方向突然一个愣神,好像看见了有个人就在一边目睹了这一切:“等等,我怎么觉得...俊辉就在我们旁边”




早上一觉醒来自己“消失”了是什么感受,小猫的CPU大概经历不了这么烧第二次。


刚开始是一大早有点冷冷醒了,迷迷糊糊把手伸出来摸床头的手机才突然清醒,想起来自己昨晚好像是在吵架第二天没有带手机出来,这时候还没有出现异样,稍微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也全当做刚刚睡醒步子还是虚的


客房旁边就是这层楼的卫生间,文俊辉准备捧把盆子里接好的水先洗脸清醒清醒,但手惯性的伸下去却什么都没有抓上来,疑惑一低头看自己的手像游戏里穿模了一样穿过了水面,没有一丝丝波澜。一瞬间鸡皮疙瘩让他以为是真的没睡醒的后退了一步,抬头看向镜子后大脑CPU才是真的烧了


——镜子里没有他的身影。


这是在做梦吧?还是说又是谁施了吓人的怪魔法来搞隐藏摄像机?文俊辉死机了好一会后拍了拍自己的脸四周环顾着。恰好DK这时候第一个起来,在对面房间的尹净汉在DK关好门后也探了个头出来:“你要洗澡吗?”


“不用不用,哥是你要洗吗?”

“我也不用,那我去楼上刷一下牙”


“净汉哥,DK?”

他们俩好像真的都没有看见自己,虽然大家都是魔法生物对于灵异现象很难被吓到,但在没有任何人动手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情况就...突然消失了?变成幽灵了?自己还不至于因为吵架被气死吧...?


文俊辉突然想起来了全圆佑,心里挣扎了一会还是回到了他们的房间准备看一眼

——但是全圆佑没有像平常一样还在赖床,坐在床上睁着个眼睛明显也是没睡好,发会呆后又挠挠乱的像鸡窝一样的头发


“俊呐”


明明是天天都能听见的声音,但站在门口的文俊辉听见的那一刻心跳还是突然空了一拍。他承认,从发现自己消失开始确实非常无措和不安,像是喉咙里咽不下又吐不出的东西,但是全圆佑喊他的那一刻,所有阻碍都被打破舒畅了


全圆佑翻身下床没有一点犹豫,小幽灵在背后跟着他,一路见证了这场“闹剧”的发生发展。




不过好在是有了突破口,魔法最强的几个人察觉到了异样,为首的洪知秀魔法师和95其他两位一通商量,崔胜澈了解后大手一挥安排几个人可以在家里“休假”,然后给剩下几人布置了餐厅营业任务就带着人出发上班了


“啾啾啊,不要跟着coups他们一起跑了哦,你现在在屋子里是最安全的”


人刚走洪知秀就抬头朝着门口这么说了一句,坐在沙发上还有点焦躁的全圆佑几乎是一瞬间抬头:“俊就在这里吗?”


“不知道,现在我们所有的行为都只是猜想,或者可以理解成一种‘感觉’”洪知秀摇摇头,“但就像知勋说的,不管是第六感还是既视感,文俊辉是消失了,但是还在我们身边”


徐明浩和夫胜宽坐在沙发另一头,李知勋先一步去查有关的情况有没有过发生的资料,洪知秀就点了点vernon的肩膀:“Keep an eye on him for us.”

“I see.”


“大家就当是普通的休息日就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啾啾你也是”


“知道了”

文俊辉坐在全圆佑身边小声的说。


就像刚刚洪知秀所说的那种“感觉”,刚起床那一会奇怪的又熟悉的心情涌上来,全圆佑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向一边的空位置,虽然没有聚焦,但从文俊辉的视角来看就好像真的对视上了一样


然后全圆佑开口:“好,知道了”




文俊辉就这样成了自由的小猫,毕竟现在限制他的只有不出门,留下来的大家也没有说能完完全全看得见他的


“明浩哥要做炸酱面吗?”胜宽跟着徐明浩来到厨房看着人左右翻了翻拿出了一袋昨天才买回来的新鲜碱面,是真的不算常见的食材了,“还是要拌那个,芝麻酱?”


“那个是热干面,但是我酱料调的不太好”聪明的徐小猫最近学会了很多的菜,肯定了是要做炸酱面后问胜宽和Vernon要不要吃


“要吃要吃,不过这样的话文俊尼岂不是要看着我们吃?”

“啊,说不定俊哥会在房间里陪圆佑哥”


“我们这里人多,我觉得他肯定在这”胜宽十分确定的表示,“说不定文俊尼现在就坐在哪个椅子上或者在虚空准备什么恶作剧呢”


正坐在Vernon旁边椅子上用手虚空推着水杯的文俊辉被惊的把手缩了回去,一瞬间都觉得是不是大家能看见他了正在耍他,毕竟像是他们能干出来的事。

然后立刻起身走几步来到厨房,在反光玻璃前确实没看见自己的身影,意外有些松口气,也有些小小的失落


不过这时候他也正好听见了徐明浩在小声说着什么:“哎呀,一个人自言自语说实话也太傻了,也不知道人在不在这儿...文俊辉,我就随便说几句你也随便听听算了,不在这就当我没说”


光明正大的外语加密通话,文俊辉本来还在厨房晃荡听见熟悉的语言后停下脚步,徐明浩一边把面条过水一边小声说着

“谈恋爱这种事吧确实不能一概而论,而且全圆佑和金珉奎不是共用一个脑子的我能猜小狗不能猜他,但你我是熟悉的,我们以前还是流浪猫时一起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你现在随便说个数字我都能猜到是几”


“呃...十七?”

“我猜十七,因为我第一个就想到了这个数字”


“当初就是coups哥他们把我们两从那些偷猫人手上救下来的,我们留在了这个叫SVT的家里”徐明浩接着说,“你也肯定记得圆佑是怎么来到家里的,情况和我们当初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那次,是你亲手救出来的他”


“可是当时...”

“你可能又要讲当时还有其他人帮忙,但你不能否认是你主动变成猫去调虎离山,明明自己都顾不上了还挡着全圆佑。但是说你自信吧感情上又一塌糊涂,也是你在全圆佑和你告白后突然躲到我房间来喝酒,你是没看见金珉奎抱着被子出去的时候有多委屈”


但是那情况确实会让人不太自信,文俊辉嘀咕着说那不是在贬低自己


因为他和全圆佑的感情发展的太快了,快到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吊桥效应”产生的影响——危险或刺激性情境会促进彼此感情,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全圆佑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救了他而产生了这种情感,并非他内心里真正的感情


“不过那天晚上也是全圆佑把你带回的房间,其实他在你和我讲的中途就已经闯进来了,但是你已经喝醉了”徐明浩把要炒的小料下锅,像是在回忆当时的情况的安静了一下

“最后他说他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个方面,但他之后会好好正视自己的感情,然后正式的开始追求你,哎呦,当时说的就像是直接结婚的两人要补一场恋爱一样”


“不过你记得我当时也没过脑子直接说了什么吗?”说话忘了另一边面还在煮,连忙把火关掉后徐明浩舒口气没由来的想笑,文俊辉在一边看着好朋友的笑容点了点头:“你后来和我说过”


“挺好,两只猫没有生殖隔离,祝你们幸福”




文俊辉幽灵形态也可以变成布偶猫,他平常动物形态营业也多所以行动起来更便利一些,轻巧的走到楼上后在房间门口踟蹰起来。

小猫咪没心没肺但不是傻,心里清楚的很徐明浩是在担心他们俩吵架的事情,但是其实吵架本身就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吵架的人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最后猫猫还是走进了房间,可惜巡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爱人,趴在自己最喜欢的垫子上连晒太阳都没有什么实感,不过很快想见的人就推门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起来会谈的3712魔法大师们


洪知秀眨眨眼叫Vernon去每个房间都叫一声:“不知道俊尼他在哪,所以辛苦你一下”


文俊辉看着弟弟即将白跑一趟的出去了深表其可怜,一下子没有注意第一个进来的全圆佑在干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把自己的小垫子往太阳底下移了移:“....俊好像在房间里”


“以防万一不在,这些话必须要俊知道,刚刚也和胜澈哥和净汉哥报备过了”李知勋一本正经的捧着一本书,“现在,文俊辉消失事件被列入了我们SVT家庭的一级紧急事件”


全圆佑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虽然确实很严重,但也别吓到俊了”


什么很严重?谢谢已经被吓到了。文俊辉瞪大眼睛头一抬把自己翻回来,两只爪子叠在一起尾巴也开始一下一下扫着小阳台:因为什么很严重?难道说他有可能变不回去了吗?还是说方法过于繁琐没法轻易解开?

不安,真的很不安,纵使再单纯没有压力的人也会因为这种和死去几乎没有区别的未知感给束缚住,是因为幽灵轻飘飘的吗?还是说自己一个晚上真的死掉了所以真的消失了吗?


“俊呐,如果你在这的话不要担心,Joshua哥和知勋其实已经找到原因了”全圆佑还是选择开口,他环视这个被他们两个人自己亲手布置的漂漂亮亮的卧室,还有旁边,这个除了床上文俊辉最爱睡觉的地方,“我在这,没关系的”


“...我当然相信你们”是自己心情有点乱而已


文俊辉想到自己几个小时前还在和这个人因为游戏的事情吵架,结果现在他们一个不在状态焦虑的不停掰手指,一个变成了不知道能不能恢复的幽灵,一人一幽灵就这么冷静下来的坐在了一起


“都叫到了吧?不出意外俊尼应该已经在这里了”洪知秀示意崔韩率进来,也挥挥手让好奇的另外两个进来一起坐着听,“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听听吧,下次都注意一下”


“已经找到文俊尼消失的原因了吗?”

“基本上确定了,woozi查了很多资料加上问了一下圆佑一些事情,应该是全圆佑在游戏里拿到的这个奖品的问题”


“暂时没有官方学名但是民间是直接叫他‘噬梦盘’,对人类没有效果但是魔法生物碰到了会让当晚做的梦具体化,效力24小时”李知勋把一个精致的奖牌拿出来放在大家面前,“只能使用一次,已经无效了”


“虽然没有睡好但还是断断续续有无意识睡眠,可能做的第一个梦就是文俊辉消失了,然后人也真的消失了自己也没记住有过这个梦”

“这东西听起来好可怕...哇,万一做梦的人梦到毁灭世界了那世界不也得毁灭24小时?!”


“有能力限制的,是做梦人能力范围内能够做到的事情”洪知秀开了个玩笑,“你幸好没梦到杀了谁,不然今天可能就不是消失而是多一具尸体了”


徐明浩想的更多,毕竟他是知道这两个人吵架的导火索就是全圆佑最近有些过度沉迷游戏 ,结果这次文俊辉消失还和全圆佑拿的游戏奖励扯上了关系,真的很难不去想多的:“...真的只是普通的奖品吗,总感觉有点太碰巧了”


“这个已经交给好大哥去查了,相信S.coups,顺藤摸瓜这方面他可比我们有经验多了”


“所以说从消失开始24小时后应该就会出现,但在此之前也不能松懈,再次特别提醒,文俊辉你不要乱跑就先呆在屋子里——也不要害怕,目前没有发现这个魔法是有害的,家里的房间你都不是没进去过觉得哪里舒服就在哪呆着,或者好好睡一觉”李知勋看眼全圆佑,全圆佑接着话开口:


“我在房间里陪你,不打游戏了,俊呐,先暂且原谅我好吗?”

“早就原谅你了,我们本来就没有大错误”


因为文俊辉很爱全圆佑,所以真的很担心他的健康才情绪上头。全圆佑也真的很爱文俊辉,他沉迷游戏是因为文俊辉无意间说出的:这个游戏奖品好好看,但是非卖品真的好可惜...

都不是不可原谅的大错,一晚上足够冷静了。




周五晚上的家庭会议在晚下班回家后例行展开,不过因为“一级紧急事件”的缘故并没有全员到场,这场会议最后是由尹净汉代为主持:“除了哒嘟、shua还有我们灿尼之外都到齐了吧?俊尼啊,如果在的话就来哥边上坐着”


全圆佑的正对面,尹净汉的旁边空了个位置,文俊辉一向很听二哥话的就变成猫猫凑过去,尾巴搭在身边在空位置上坐着,蓝色的猫猫瞳看着对面陪自己看了一下午电视剧《鬼怪》的爱人


“俊尼发生的情况大家也大概都知道了,事实上针对魔法生物的魔器是很少的,但这个噬梦盘偏偏就正好出现在了我们这里”尹净汉直接跳过聊天环节接入正题,“这里提醒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如果最近收到不管是自己买的还是突然出现的东西,只要有一点不对劲都必须报告,下次绝对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


“圆佑刚刚和我坦白了说了自己是有感觉到不对劲的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把那个奖品拿出来给俊尼,只是没想到这个魔器的能力恰好就是具现化梦境”

“哇真的,也多亏了圆佑哥你太爱文俊尼了,要是你在梦里把我们都梦了一遍...今天真的得无一幸存了!”


这么一想真的会有点后怕,全圆佑刚刚就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做文俊辉消失这样的梦,如果,就是说如果自己情绪再过激一点真的梦到什么伤害了大家伤害了自己的爱人..他大概一辈子后悔一辈子都不原谅自己


“你啊”肩膀突然被拍了下,全圆佑吓的一抖看向一边的权顺荣,“别多想什么啊,你肯定在乱想吧”


李知勋变成猫猫抻了个懒腰:“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没有如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还能挽回就庆幸一下吧”


突然被另类安慰了全圆佑摇了摇头,然后被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和尹净汉录的崔胜澈专属电话铃瞬间吸引了注意力——期间两只小狗被吓的往桌子底下一窜一句“莫呀”脱口而出,胆子大的也愣了愣想起来去开门,然后李灿就在门外大喊自己忘带钥匙了


“圆佑哥你那个,重国风的奖品盘子还在吗?胜澈哥让我来拿一下,事情已经查的差不多了”


“Dino啊,就告诉一下我们这件事背后是不是有人在针对我们?”

“是也不是”李灿等待全圆佑的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刚刚收获的所有TMI最后解释,“应该说这些人类盯上了不少魔法生物,并且暗地里在研究魔法,我们恰好是第一批——他们也正好撞在枪口上了”


“胜澈哥说,我们的组织烂是真的烂,天下第一的烂,但有钱有人脉也是真的有钱有人脉。”




大家聚在一起玩了很多游戏打发时间,既是在等崔胜澈他们回来想知道最后的结果,也是在陪消失的人担心容易胡思乱想夜晚会让人更加不安


但是文俊辉并没有等到大哥回来就提前陷入了沉眠

集体游戏结束后明浩带着胜宽,顺荣还有圆佑在客厅里研究麻将的玩法,在第二个麻将塔被推翻后文俊辉发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明明完全没有困意却好像强制被拉入了睡眠,迷迷糊糊间他甚至能感觉到失重的坠落感还有包裹了全身的寒意


夫胜宽突然有些口渴,问了一圈后起身准备去拿一些咖啡和碳酸饮料,也就是在这时脚突然碰见了毛茸茸的东西,正想看看是不小心踢着谁的尾巴了:“哇,我是不是踢到金珉奎了”


“?你在说什么”大金毛在徐明浩怀里抬了个头一脸疑惑,光线有点暗夫胜宽摁开手机转过去照了照,然后发出了惊天尖叫声:“啊!”


刚被点完名又被吓了一跳的金珉奎抗议的甩了甩尾巴,被误伤的DK一脸嫌弃的把那条尾巴扒拉到一边一边耐心的问怎么了,就看见夫胜宽把地上一摊毛茸茸抱进了怀里贴了贴脸:“文俊尼你回来了呜呜呜呜”


离灯最近的崔韩率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指引几乎是一瞬间就打开了灯,整个客厅瞬间明亮,夫胜宽坐在地毯上抱着一只布偶猫眼睛红红的眼泪几乎都要出来了


所有人立刻靠近围了过来,缓过来一点的小橘子摸了摸猫猫还算平稳的心跳又感受了下有起伏的呼吸松了口气,尹净汉接过来检查了一下没有伤口后看向目光紧锁着猫猫的全圆佑,把猫递到了李知勋手里:“woozi你先带俊尼去检查一下,除了圆佑其他人先别过去”



“身体指标都没有问题就是心跳有点慢,至于睡的这么沉有可能是魔法的影响...”


李知勋转头的时候全圆佑已经变成了猫窝在了文俊辉旁边,黑猫猫尾巴晃了晃从一边卷起了沉睡的猫猫的尾巴,又往里靠了靠,两条尾巴紧紧的圈在了一起后才满意的开始舔毛,不过在听李知勋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认真听了:“那,他会醒来的吧”


“明天早上你把他叫醒就好”

“然后告诉他没事了,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我确实挺想这么说的”


“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一场梦”李知勋看着两只猫猫亲故突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一天,猫猫叼着猫猫急切的来找猫猫看病,最后两只猫因为过度劳累和受伤窝在了他最喜欢的小窝里睡着了,但是李知勋没有叫醒他们,他用手轻轻摸着猫猫们的毛,“希望是个好梦”




————END————

当天晚上崔胜澈回去的时候客厅里躺的到处都是孩子们。


他赶着李灿回房间快去休息,另一边还戴着耳机的崔韩率因为动静睁开了眼睛,分辨出shua后立刻拉住他的外套模糊的表达shua回来的太晚了和我们快去洗漱睡觉吧


崔胜澈推开全圆佑和文俊辉的房间门确定两只猫都在后松了口气,回到客厅看着满地的孩子有点为难,最后第一个先找到了窝在猫猫身边被大金毛围起来的兔子先生,他小心的捧起自己的爱人抱进怀里


期间不小心还是惊扰了金珉奎,狗狗困的走路都摇晃的要撞上地板了,浅眠的徐明浩从被他叼住后颈时就已经醒了只不过也没挣扎似乎是真的很想看金珉奎这种状态能不能正确的回到房间里头


还有个浅眠的小狗也醒了,但是他们睡在沙发上还盖了被子,DK眨了眨眼表示就在这里睡一晚上就好不用把胜宽在叫醒了,反正他们都喝醉的时候也没少睡沙发


沙发边地毯上还卧着一只老虎,崔胜澈左看看右看看没找到金吉拉一瞬间以为是不小心被老虎压在了底下,刚准备实施救援那只金吉拉就不紧不慢的叼着毯子出现了:“胜澈哥去休息吧,有地暖我们不会着凉的,有事情明天说”


崔胜澈点头,在巡视了一遍屋子后抱着兔子回了房间:“哈尼早就醒了吧,我们开门声就挺大的了”


“醒倒是醒了,但是哒嘟抱着好暖和没忍住又睡着了啊”荷兰兔在床铺上滚了一下变成了趴着的人,“今天辛苦了,是为了弟弟们忙了一天的哒嘟啊——”


“幸好最后都没有事,我刚刚去看了文俊已经回来了就好”崔胜澈躺在床上把尹净汉揽了揽,“就算是我,如果突然发现自己消失了所有人都看不见我了,也会被吓到然后生气的吧”


在不安、气愤、极度惶恐之后需要的是安慰和陪伴,伴随着和解和拥抱,希望着今天这个夜晚,是个好梦。

评论(130)
热度(5943)
  1. 共18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林苑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