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约稿接联文,介绍在置顶!私信问答都会回!
很好说话欢迎扩列!
承蒙厚爱!!!

【SVT】收到礼物为何如此惶恐?

Summary:爱人突然送礼物,但我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惹他生气了怎么办?


★全员小动物+餐厅系列,设定见合集首篇 

☆欢脱剧情向,勿升正主,希望喜欢


————

餐厅大好的集体休假日,正在电脑前向着电竞之巅冲刺的全猫猫被紧张兮兮但是有礼貌敲门进来的金小狗吓了一跳

一局刚好打完,全圆佑摘下耳机放好踏着电脑椅转过来,看着金珉奎局促不安的正盘着自己的手指:“你是不小心杀人了还是叫了崔胜澈的全名,或者是被净汉哥记日记了?”


“如果真是这些事你现在早该看不见我了”金珉奎一阵摇头,再次往房间里头看了看,“只有你一个人,文俊尼不在吧?”


“不是明浩叫他一起出去玩了吗,和他们那些一起打游戏的重国朋友去附近景点爬山了...你难道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确定一下!”


怎么看都是心里有鬼的样子,全圆佑推推眼镜正打算细问被对方先一步打断了:“我来是想问一个问题,今天是什么...呃,特殊的日子吗?”


“2月7号吗,还有几天李灿过生日?”

“不不不没有过几天的事,就是今天,2月7号,好像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吧?”


“不是,日历上也没写”全圆佑顺手就抛进浏览器也搜了一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啊”


“那你就帮我想想,今天除了节日外有没有什么非常非常值得记住或者庆祝的日子?或许可能是什么重国的节日?”

“查了,如果你相信数据的话,今天除了一个国际声援日之外没有任何国家还有节日,要不然就是你自己什么出生毕业恋爱的纪念日”


金珉奎一下子不说话了,想了好一会才委屈的表示这些都不是,不论是出生毕业还是恋爱,都是四月份之后的事情了。

全圆佑看着他的表情愈发不解,先不说这家伙一上来就揪着日期不放好像是在求证什么大事,但是连动作都是挺不安挺委屈的样子,手里还在不停摆弄着什么:“所以你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了?”


“就是,这个”

金珉奎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一个漂亮的戒指在自然光下的反着光,好看的紧,“是明浩今天早上走之前送给我的——但是他看着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突然叹了一口气,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你没有直接问一下为什么?而且为什么会觉得我应该知道?”

“他把戒指让我戴上后就接到电话匆匆走了,我翻了半天日历实在没想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金珉奎还颇有道理的解释说,“如果问俊辉的话小好有可能会知道,想来想去还是得问你”


全圆佑显然一副没多想的样子,仔细看了看戒指突然摸了摸自己的领口从里面掏出来一个项链,上面也挂着一个同种工艺但是款式不一样的对戒:“说起来俊昨晚其实也送了我礼物,说是怕今天又忘记了所以提前给我了”


全猫猫这下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如果是一个人送对象对戒还可以糊弄理解一下,但是现在这两只来自异国他乡的猫猫都送了对象礼物,全圆佑细想一下昨晚文俊辉送礼物的时候也确实有些不太开心,难道真是自己忘记什么了?


“看起来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要不要去找其他人问问?”




“哥啊,我明明是咱们家唯一没谈恋爱的,你们怎么会想着来问我呢”


小水獭无辜,本来在阳台的水盆里正躺在水面上睡得正香,下一秒一个“地震”把人吓醒了,一睁眼两个好哥哥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像极了那张“你醒了,手书很成功”的表情包视角


全圆佑上手摸了摸忙内的脑袋,他不可能说自己是突然想起文俊辉曾经教的“瞎猫碰上死耗子”这句话,承认完全有赌的成分:“就是想着说不定你听到些消息,俊和明浩最近真的没有提过有什么日子吗?”


吐槽归吐槽李灿还是非常认真的帮两位哥哥想了想,最后真挚的摇摇头:“真的没有听到过,不然你们去问问DK哥和胜宽哥,如果是消息的话肯定是他两知道的最多吧?”



“没有听过门俊尼说最近是什么特殊日子啊?”

“明浩好像也没有提过,不过我是知道他们俩前天一起出去买东西了”


夫胜宽正在给小比格犬修脚毛,狗狗乖乖的趴在毯子上伸着个爪子,耳朵本来因为噪音耷拉着在听说完这件事后突然折回来,兴致颇高的和两人讲:“当时是明浩说要去附近酒馆找找做新品的灵感,把文俊尼和知勋尼一起叫上了,昨天那个‘diamond’估计就是这么来的”


“这个我有听woozi哥说,他说他们逛着逛着就看到一家新开的饰品店来着——啊原来如此,戒指就是在那里买的吧?”


“看起来确实挺好看的,胜宽下次一起去看看吗,我们挑不好再多拉些人”

“突然这么大方?如果你要买给我的话我绝对要把那个最贵最漂亮的挑走”


他们俩就这样聊起来了?全圆佑回头金珉奎对视一眼第一次感觉到了别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自己还在吃瘪的无奈。不过也不算是完全没有收获,下一个该去找谁至少确定了



“是想问我,俊辉和明浩为什么要买对戒送给你们?”

李知勋在自己改造的宇宙号游戏房里午休,此时此刻睡醒小猫咪正窝在巨大老虎毛茸茸的背上舔爪子,听完问题描述后突然轻笑了一声:“其实戒指我也买了的,因为今天是我和权顺荣认识第五年的纪念日”


“可我们不是啊...难道真的有什么纪念日被我们忘记了?”

“呃...有没有可能是他们俩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时间,毕竟他们两是同时被救回来的——听起来还挺有可能的?也是个重要的日子”


“说不定哦”李知勋一脸他什么都知道但就是很坏不想说的样子,也恰好面前这两个人心虚的很完全没有多想表情有什么不对,“说起来他们俩第一次来这个家的时候,没有人比净汉哥记得更清楚了吧?”



尹净汉知道,但是不太敢去问啊。

也怕崔胜澈突然问起来暴露了他们俩好像做了什么很对不起的事情:“你觉得去问Joshua哥的话他有没有可能知道?”


“Joshua知不知道不一定,但他要是知道了尹净汉肯定也知道了,好像没什么区别”全圆佑已经完全看透了,横竖都是死的话干脆还是死的痛快一点,“这几位哥好像说是想露营玩跑到天台搭帐篷去了,去问问吧”


两个人刚到的时候崔韩率跟看见了救星一样疯狂招手要金珉奎过去,小狗人还蒙着就被一把按坐下手里拿起了烤串:“那就拜托珉奎哥你了”


“哎,我不是来给你们...!”

“稍微烤一下就好,你们俩找我们肯定是有事,既然有事不得拿出一些诚意?”


“哥,喝水”金珉奎一转头全圆佑已经倒好了三杯水给端过去了,所以只能认命的拿起刷子开始刷油:“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这是第五遍讲述对戒的故事了,线索一串串的最后落在了这剩下几个人手里,要是还没有打听到看来真的只能面对自家对象去“负荆请罪”了


奇怪的是崔胜澈听完后一脸轻松,还有两人更是要笑出来的地步:“我还以为你们是犯什么事了,真的留下来帮忙了不说居然还给我们倒水,都想好怎么给组织打报告了”

“不过既然想要问题回答的话,我首先的回答是今天也不是我们SVT家里任何的重要节日和纪念日哦”


“那就只能是我们四个有关系的纪念日,但是我们俩还偏偏都忘了”

金珉奎没有变成狗狗的形态但在场每个人好像都能看到他耷拉着的耳朵和背后不摇晃了的尾巴,全圆佑也叹口气猫猫轻巧的从哥哥的怀里跳出去:“那就不打扰你们露营了,我和他再去想想办法”


“圆佑是木讷的孩子可以理解,就是珉奎这次也格外的较真啊”尹净汉玩着崔胜澈的手指看着两人走开后就差笑出声了


倒是崔韩率也一直没有搞清楚情况,探头探脑的问这两个好兄弟究竟是忘记什么日子了,被洪知秀弹了下额头:“你也该庆幸一下前天我没有一起去给你买到礼物,不然今天这两人中你也得加个位置”


礼物这种东西啊,并不是说一定一定是要在特殊的节日或者纪念日送,只要两个人相互喜欢,不管什么时候送都能制造惊喜和表达爱意




十三个人有十三张嘴,现在有两个人在找答案而有两个人就是答案本身,所以一传十十传百的爬山二人组还是在回来前就知道了自家爱人今天在家里做了多么可爱的事情


“珉奎问我们俩晚上吃不吃火锅”

“是回家煮还是到外面请客?我今天好累了完全不想动手煮了”


这时候全圆佑也给他发消息了,得知是在外面吃后文俊辉点了点头:“他们俩不会真的觉得我们生气了所以要请吃饭吧?”

“你那是真生气了,我就是叹了口气哪知道他能想这么多呢?不过他们俩买单,都是自家人了今晚千万别和他们客气”



金珉奎像服务员一样守卫着火锅有啥东西熟了就往徐明浩碗里夹,文俊辉看见了毫不示弱开始在锅里抢,顺便还夹走了全圆佑碗里的几块巴沙鱼片:“你不吃怎么还点啊”


“给你点的,你上次说这个鱼没有刺很好吃”

“我还以为你的猫猫脑子里只有睡觉和游戏啊”文俊辉抿着嘴笑了下,“前天外卖吃了什么,还记得吗?”


真的还在生气啊,全圆佑有点慌张的看了眼金珉奎又看回自家小猫,外卖还能答一下就是生怕会问到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和金珉奎两个人还是完全没有想起来:“吃了黄焖鸡..啊俊你要喝一点可乐吗我去给你点”


碗里的饭突然不香了,看着全圆佑走后金珉奎更是坐立不安,在第四次挪动屁股后徐明浩终究还是演不下去的咳了一声:“金珉奎”

“怎,怎么了浩浩,突然叫我全名干嘛”


“把你的左手伸出来,给我看看戒指”

小狗如临大敌但还是乖乖伸出了爪子,看着人小心翼翼的动作徐明浩忍不住笑出声:“你干嘛这么小心,难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没有!浩浩你别生气我真的世界第一爱你!”

“你从哪只眼睛里看见我在生气的,嗯?”


金珉奎抬头看了眼徐明浩确实只看见爱人眼里满满的笑意和溢出来的爱意,瞬间就觉得自己活过来了拉起徐明浩的手,徐明浩顺手摸了摸他:“我没有生气,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只是觉得这个对戒很好看想要和你一起戴,知道吗?”


“!那浩浩你在我戴上后为什么还叹气啊,你是不是又在瞒我”

“那是因为我量了你的手指没有量自己的,结果我自己的戴不进去,后悔当时没有调整好之后再去调也太麻烦了”


彻底的松了口气,金珉奎开心的差点原地变成小狗:“原来是这样,浩浩你没生气就太好了”他先是狠狠抱住徐明浩揉了揉猫脑袋,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桌子对面还有一个人在看着,在徐明浩不好意思前先松开了


文俊辉嚼着嘴里的东西给他们鼓掌:“说清楚解决了就好”


“你等会先别和全圆佑说,我没生气但是俊辉是生气了的”徐明浩重新拿起筷子开吃,金珉奎则是一脸探究目光的开始吃瓜:“文俊尼因为什么在生气?”


“你去找圆佑的时候他在干什么?”

“呃...打游戏?”


“那他最近是不是有点过度沉迷游戏了,上班时间收手机玩不到,下班后打游戏的时间比我拿手机的时间都长了,还通宵熬夜打”

“所以文俊尼你是吃游戏的醋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吃游戏的醋就好了,我知道他难得有个很喜欢的游戏想要打巅峰赛冲一下榜,但他已经连续熬夜通宵几天了”文俊辉说着语气越来越冷,“上班时困的睡死在休息室沙发上,饭也不好好吃”


徐明浩是知道他生气了但也是首次知道他生气的原因,金珉奎小声的在他耳边说着:

“哦莫,我也才知道这事,全圆佑是真的完蛋了”


————TBC————

佑灰线有单独的故事《文俊辉消失24小时》

预计本周更新出来

评论(36)
热度(2920)
  1. 共5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林苑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