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约稿接联文,介绍在置顶!私信问答都会回!
很好说话欢迎扩列!
承蒙厚爱!!!

【SVT】从未忘记,永远喜欢

Summary:养猫儿好,我也有只猫,还有只小狗——叫,啊真是老了不记事了,猫儿叫什么来着...


★魔法小动物+餐厅系列,设定见合集首篇 

☆全员剧情向,勿升正主,希望喜欢


————


SVT餐厅自从开办以来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客人。


年轻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家庭问题和巨大的学业压力在餐厅是最常见到的,但他们两极分化非常明显。有的是心灵脆弱经常emo但每次都不算严重能够调节,有的则是长期处于抑郁状态且一爆发就很猛烈过激


其次就是挑着养家糊口和工作重担的中年人。他们如果负能量起来也是一绝,而且大部分社会带来压力会莫名其妙的宣泄给生活和家庭,连锁反应下不但工作不顺心、家庭也会不和睦,间接又促使了家里年轻人的负能量积累,恶性循环就此展开



“这里的餐厅...没有见过啊”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推开了餐厅门,赶来接待的小boo和正在猫爬架上窝着睡觉的两只猫猫同时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您...您好?欢迎来到SVT餐厅!”


只有拥有负面情绪的人才能看见这家魔法小动物们开的餐厅,而老年人顾客,作为餐厅创立人的崔胜澈也是真真正正第一次见。可能在固有印象里老年人就是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的豁达样子,再顶多了就是孤独,这也是大家在看见老年人后唯一能想到的她前来的原因


“哎呀,好俊的小伙”老人一边拍了拍夫胜宽的肩一边拒绝着他礼貌性的搀扶,“奶奶腿脚好,不用扶,不用”


老人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的真的不像是腿脚好的样子,但夫胜宽也有点不敢拦只能虚虚护着,眼神远程投递给在前台的DK和权顺荣让他们赶紧过来帮忙


两个人一个就近拉开椅子摆好侯着一个把水杯放好倒了一杯水,然后急急忙忙的冲到后厨去叫哥哥们过来。


文猫猫十分好奇的凑过来跟在老人和夫胜宽后面一步步走,被吧台过来的徐明浩一个后颈拎起来放在了椅子上:“小心别拌着老人家了”


“呀,这是餐厅里养的猫儿吗?”

“啊是的,这是我们店里的猫猫俊尼”夫胜宽把老人扶坐下后走过去顺了把自家漂亮哥哥的脑袋,老人看起来很感兴趣自己介绍一下应该也无妨


“养猫儿好,我也有只猫,还有只小狗——叫,啊真是老了不记事了,叫什么来着...”

老人低下头像是在思考,然后又突然抬头:“这里是餐厅那应该有菜单吧,能跟我这个老太婆推荐推荐吗?”


“当然,让我给您推荐一下吧”

尹净汉像是救星一样拿着菜单出现了,轻轻把有点不清楚情况的胜宽往后揽了揽让他去忙别的,又拜托徐明浩去泡壶茶给老人一起喝


也就一会时间,在餐厅里的家伙们全都跑出来偷偷看这位特殊的老人。尹净汉倒是很快进入状态开始观察老人身上的负面情绪,一般负面情绪的危险等级比较弱的推荐一些菜品吃一顿就会舒畅很多


“...这是我们店的招牌忘忧红参汤,非常好喝也非常养生,然后我还想推荐一下我们我们的新菜品——需要陪伴黄焖鸡米饭”

“好好,就这些吧,年轻人现在做饭花样可多了,奶奶很期待”


本来是句鼓励称赞的话但大家听的很不是滋味。

因为SVT忘忧红参汤确实是招牌,但同时也是一个“暗号”,大致意思就是如果客人的负面情绪危险等级很高,菜单上不论是客人点了还是没点都会加上这么一道菜。


明明是一个很和善的老人却有很浓的负面情绪,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

“走吧,珉奎你去做饭,我们要准备情绪提取了”


几个孩子们渐渐就散开了,夫胜宽不放心的坐在吧台一边看徐明浩泡茶一边关注着老人。文俊辉听进去了老人刚刚说的家里有猫的话于是主动的过去营业贴贴,老人夸着说好漂亮的小猫一边拍着腿想让文俊辉跳上来


可惜小猫不敢,也是怕老人腿脚会疼于是只是上半身扒拉着老人拍的位置然后轻轻蹭了蹭那双满是皱纹的手


全圆佑推着眼镜从另一边走了过来,徐明浩在吧台把茶杯递过去让他转交:“您喝茶,我们这个朋友泡茶很厉害的”

然后很顺畅的把文俊辉抱到自己的怀里,布偶猫爪子一搭舒舒服服窝在了男朋友怀里


“这是你养的猫儿吗?”

“是我们餐厅的小猫,只是我们的关系会更亲密一点”亲密一点,能亲亲那种,全圆佑此刻不是猫猫形态但自己那条猫尾巴早就高兴的立起来了


“养猫儿好,我也有只猫,还有只狗——叫,叫什么来着...”


文俊辉猛的转头,来晚一步的全圆佑对在场两只猫和一只小熊猫的惊讶反应十分不解,夫胜宽小声的向徐明浩确定了些什么后掏出了手机一阵输出打字


宽:【我好像知道奶奶是什么问题了...】

硕:【?】

奎:【?】

澈:【?什么奶奶】

汉:【餐厅今天来了位老人,而且是需要进行情绪提取的那种】

澈:【???】

灿:【感觉今天休假错过了很多...】

率:【+1】

汉:【@boo可思议,先说说是什么问题?】

浩:【刚刚圆佑哥过来老人问他俊辉是不是他养的猫】

荣:【奶奶是不是刚刚问过来着?】

宽:【确实老人看见俊尼的时候就这么问过了,但是她不但再问了一遍还重复说了遍自己也养了猫和狗,但是想不起名字】


秀:【啊....】

勋:【是阿尔兹海默症吧?】


全圆佑拿出手机看眼群聊后抬头,又摸了摸文俊辉的头也像是在安抚他:“俊尼很乖也不咬人,您要抱一下他吗?”

“哎呦好啊,这猫儿养的好,多漂亮啊”


老人抱着布偶猫的时候像是肌肉记忆一样熟练的搓搓脑袋梳梳毛,眼神慈爱的就像是对那个不小心被忘记名字的自家猫一样:“诶对了,你们是餐厅的话,应该是有菜单的吧?”


“奶奶,我们餐厅有活动,您既然都坐进来了就帮我们试试这道新菜吧,我们再送您一份汤”尹净汉端着一盘菜出来,权顺荣跟在后面端着那份“送”的汤,“您就帮我们呢,客观评价一下味道可以吗?”


洪知秀听着声音把猫爬架上窝着的另一只李猫猫抱下来,看老人在尹净汉的解说下终于同意了这个建议然后拿起勺子有点颤的喝上第一口汤


李知勋从猫变成人的形态,用洪知秀递给他的书在老人背后点了一下

厚重得书页很快的翻过最后停在一页空白,强光过去后尹净汉眼疾手快的托住了掉下的书


“啊...我们木讷的96孩子们看起来都进去了呢”




文俊辉变回了人类形态在床上猛然惊醒,床边是正在疯狂响铃的指针闹钟,猫猫有点被吓到的把闹钟往被窝里塞着试图减低声音一边研究究竟怎么关掉它——最后的终极手段就是拔掉电池,耳边还余音未散着闹铃声的松了口气


不知道被卷进来了几个人,自己又是什么身份,外面的大家找到他们应该还需要过一会,按照惯例来说就是先自行推动一下剧情


文猫猫环视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看见了摆在书桌前的一张照片——是那位奶奶和他的老伴,旁边还放着一张全家福,看起来老人家还有两个很小的孙子和孙女

是很圆满幸福的一家人的样子


门突然被打开,全圆佑站在门口愣了一下后过来站在了他身边:“俊尼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了吗?”

“肯定是这个照片里头的,不过这个房间不像老人住的,可能是他的儿子或者是女儿?”


“啊,你们俩也在这”

李知勋把虚掩的门再次推开,他手牵着权顺荣一眼就看见了里面的两位亲故,也松口气立马进去会合了


【Hello,听得见吗?】

顺利会合后洪知秀的声音也适时响起了,四人很默契的同时应了声,然后李知勋先开口问能不能看出来目前的人物关系


【有点难,这位老人可能是年龄和记忆问题比之前都更排斥我们的进入,不过可以很确定一点是你们没有一个人是这位奶奶本人】


“那我们应该就是她的家人了...说不定这个故事的排解点就在我们扮演的家人身上,得让奶奶意识到什么我们才能顺利出来”

“提问,我们需要让她意识到什么呢?是不是还得调查一下!”


“...看起来是来不及了”全圆佑指向房间门口,奶奶已经站在了那里


——“哎呀,家里是来客人了吗,瞧我这个记性都忘记了...我做了你们的饭啊,快来吃饭了”



四个孩子坐得端端正正的在餐桌前,奶奶热情的拿过饭勺坚持要给他们亲手打饭,一阵推脱后几人还是放弃挣扎老老实实的道谢接过那一碗碗盛的满满的饭

李知勋看着佑灰两个人为难的表情指了指自己的饭碗表示吃不完一会倒给自己,在有点尴尬但完全不差热情的氛围中这顿饭就这么开吃了


这种直接和主角沟通猜自己角色的情绪故事真是第一次见,聪明小猫文俊辉首先开启了话题小心问奶奶还记不记得他们来的目的


“你们...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来着?”

“奶奶,我们是附近学校的大学生,之前和您说...那个,我们有一个社会调查想请您帮忙来着——您不记得了吗?”


“大学生啊,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们是来做调查的,真好啊,我的孩子也是大学出来的,我那孙子孙女都几岁啦”

“诶,我们就是来做家庭调查的,所以还是麻烦您了啊奶奶,还专门给我们做了顿饭”


权顺荣脑回路突然和文俊辉接上,双子两人一唱一和把他们出现的理由和需要干的事情都套出来了,李知勋赞许的点了点头,全圆佑则在桌下轻轻捏了捏自家聪明小猫的腿比了个大拇指


“那奶奶,可以介绍一下你家里的人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啦”奶奶指了指旁边墙上挂着的全家福,“那是我和我们家老头子,老头子腿脚好的很,这会啊因为是去外面散步了;我旁边呢是我们的女儿,我女婿抱着的是我们家小外孙,小外孙才上小学但人精得很,嘴可甜了;老头子旁边是我们的儿子,可有出息了,儿媳和他在一个单位工作,她搂着的是我快上初中了的小孙女,都乖得很!”


“那只是我们家狗儿,叫幸运。那只是我们家猫儿,猫儿叫...”

老人似乎很努力的在回忆他的名字,最后还是抱歉的叹了口气:“人老啦,人老啦,真的记不得了”


老人的记忆力本来就不好了如果天天能见到应该还能说的上一些,记忆既然已经那么不清晰了...那说明这只在照片里年纪不小的猫猫应该已经在过去的某一天悄悄去喵星了


四个人都猜到了,但是默契的都没有开口戳穿,李知勋还小声安慰说:“没关系的,猫猫会记得您”


用餐结束后老人带着这四个年轻小伙开始游览家里,一个个介绍家里有的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是我老伴送我的花,哎呀老头子买的新鲜花难养活,所以就学着那个电视上的给我勾了好几朵”奶奶说着这些的时候虽然语气有点嫌弃但满脸都是幸福,“现在年轻人都用什么手机啊电脑啊,这个老头子不愿意学,还是喜欢给我写信,有时候还像小偷一样偷偷从门缝里塞给我”


“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很穷啊,结婚的时候都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但他是多么爱我,我也是多么爱他,就算是大家都反对也认定他了”

“喜欢啊,不论是新鲜的野花还是手做的布花,我都喜欢”


“他能够给我的,我全部都留着”


如数家珍。在场的两对小情侣一言不发的听着这家长里短的爱情,渐渐权顺荣不由自主的就攀上了李知勋的肩膀,文俊辉也一边揉着酸涩的鼻子一边拉住了全圆佑伸过来的手


【天哪...】

金珉奎的声音从故事外露了出来,徐明浩拍他像是为难的吸了吸鼻子:【等等,先不要说,还是...】


全圆佑听见了夫胜宽小声的嘀咕和李硕珉抱抱他的拍拍,心下敏感的好像意识到了些不对劲,转头看见文俊辉正在拨弄衣服从口袋里拿出了些什么,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奶奶,您的孙女多大了呀,我刚刚在客厅看见了她的照片,感觉长得很高了”

“孙女...孙女十一岁啦,他爸爸妈妈长的高——小孩子,窜的可快”


“怎么了?”其他三人对于这个突然的疑问都有些警惕,文俊辉摇摇头凑到全圆佑耳边小声说:“我想去找一下日历,可以帮我打一下掩护吗?”


“奶奶,卫生间在哪边?”全圆佑非常冷静的询问,在获得方向指认后表示自己带文俊辉去一下,“俊尼能告诉我,找到了什么吗?”

“我刚刚算了一下年纪,我们好像不是奶奶的女儿和儿子们...”


文俊辉把手里的一张折的很整齐的资料日期对在门口的日历边:“二十一岁,四十九岁,七十二岁...我们怎么样最小都有二十几岁了——圆佑,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奶奶记忆里十几岁的小孩早已经长大成人,而成长的足迹好像就在她的脑袋里抹去了一般,一点都认不出来,记忆还是那个蹦蹦跳跳的可爱的小家伙。

文俊辉脑子有时候转不过来但不是笨,爷爷吃饭时间去散步迟迟没有回来,奶奶也不记得是自己的外孙和孙女来看自己...


全圆佑突然张手拥抱了他,然后紧了紧。

“我明白”


忘记了爱人过世,忘记了孩子已经长大,忘记了爱宠已经老去,老人的记忆停在了对于她来说最美好最圆满的日子里

她在推开餐厅门的时候是不是回忆突然在脑子里闪回了什么,她想起来了这几十年里让她难过悲伤的事情

一晃而过,抓不住,再次忘却



听完这个猜测的李知勋和权顺荣也沉默下来,外部引导的几个人先一步查明了故事只是不像几个当事人那样还过度受情绪影响,此时此刻还要以子女的身份去告诉老人这个事实


“奶奶,你还记得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他们又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这次奶奶突然安静了,张嘴好一会组织语言和回想,最后没头没尾的说了句:“老爷子怎么还没回家啊,你们...你们是来?”


“我叫郑承元”权顺荣很认真的看着老人,“她叫郑美英,奶奶你记得吗?”


“郑承元,郑美英...哎呦,我记得啊,我记得,你们俩和我的孙女外孙一个名字,我的孙女外孙也叫这个名字”

“...您再看看我的模样,您看看像您外孙吗?”


【你们现在情绪很不对劲,不要动摇】

【实在不行先出来吧】


老人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我外孙才八岁,小伙子你都长这么高了——怎么会是我的外孙呢?都长这么高喽”


文俊辉似乎是还想说些什么,全圆佑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李知勋在另一边也愣了一下然后很快的抓住了权顺荣的肩膀:“知秀哥在强制送我们回去,小心一点”



全圆佑抱着布偶猫猫坐回了餐厅的椅子上,权顺荣坐在一边地上深呼吸,金吉拉摇了下头顺畅的窝进他的怀里:“得送他们去休息室观察一下,问的时候一直在笑着问,但表情比哭都难看”


“抱歉啊知勋,我是不是叫你担心了”

“你从知道身份开始情绪就不对劲了,是会这样的,不能怪你”


相处了二十几年的亲人认不出自己,像是陌生人一样支支吾吾的,以前亲切摸着头,现在只能摇头说:“你是谁呀?




“奶奶,您先喝茶”


一下送了四个人去休息室,徐明浩主动的端出茶留下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准备回去的奶奶:“您刚刚在这坐着歇了会脚,现在很急着回家吗?”

“我们可以送送您”金珉奎也搭腔


“不用不用,我们家老头子会给我打电话的”老人摇了摇手但还是接过了茶水,“我们家老头子腿脚好,他从家里来接我,就不麻烦你们小伙子了,还要开餐厅呢”


“......”徐明浩吸了口气,扒着金珉奎缓了缓,“就算没有代入子女感情,也挺难过的”


尹净汉再过来的时候发现老人的负面情绪几乎消失了,本身就不稳定,对此能治愈的不是他们魔法小动物——就只有家人了

“奶奶您记得电话号码吗?我帮您联系一下家人怎么样,我先送您出去”


从家赶过来的崔胜澈在餐厅门口挥了挥手,尹净汉直起身子回应了一下,然后像夫胜宽带老人进来时那样想搀扶老人也同样被拒绝了:“能走,小伙子不用扶!”


“孩子们没事吧?”“没事”


离开餐厅的人会失去在餐厅里的记忆,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崔胜澈和尹净汉就站在老人旁边观察着她的表情,然后尹净汉及时耐心的又一次询问:“奶奶您记得电话号码吗,我帮您联系一下家人怎么样?”

“......记得,口袋里有电话”


尹净汉打电话的途中崔胜澈感觉到老人目光移开拉了下他:“那是你们家养的猫儿吗?”


在崔胜澈谴责的眼神里文俊辉躲到了全圆佑身后,被大哥毫不留情的拎起来弹了下脑门递回去:“是我们家里不听话的猫跑出来了,圆佑啊,怎么没看住呢?”


“猫儿活泼点好啊,猫儿我也养过,还养过小狗——狗儿叫幸运,猫儿叫...”


“猫儿叫喜欢”


永远喜欢。




————END————


评论(54)
热度(2570)
  1. 共5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林苑瑾 | Powered by LOFTER